#梦游仙 02

#雨过天晴

肖雨醒了,却睁不开眼睛,他很想动一下,但思维却控制不了身体,他顿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设想,“自己应该是被救了,现在在医院的病床上,但成了植物人了”。他很想哭,但连哭都做不了,他很渴,很想喝水,周围太安静了,感觉身边一个人都没有,他心里极度委屈起来。

一阵推门声传来,把浅睡的肖雨吵醒了,只听得一个很是悦耳的女孩子声音,她问身边的人,“姑姑,他怎么还没有醒啊?都睡了几天了”。肖雨是懵的,自己被救了怎么没被送去医院?这些人在干什么......,接着,一个中年女子声音响起,“晴儿别急,你三爷爷已经看过了,这孩子虽然心神遭受重创,但已经挺过来了,等他醒了就好了”,一阵瓷杯碰撞和倒水声,那叫晴儿的女孩说,“姑姑我来喂他,你休息着吧”,“好,好,你别喂他喝太多,他身子虚弱”,“我知道啦,都喂过他几次了,姑姑你说他怎么从秋明河活下来的啊,那些妖怪怎么都不吃他?难道是肉太少了?”最后一句更像是自言自语了,那中年女子听到这话,轻轻笑了笑,“晴儿你小声点,至于妖怪怎么不吃他,你等他醒了你问问他不就知道了”。感觉自己被随便的、小心翼翼喂了几勺汤药,苦涩就不说了,他感觉还更渴了,还有很多汤药流到脖颈里了,肖雨气的想骂人,却听到那晴儿说,“姑姑你看,他还是不喝,药都流出来了”,语气里还带着点委屈,肖雨无心吐槽,他心里狂喊“我要喝水”,到嘴边却只说了一个轻轻的“水”字,那中年女子听力好像敏十分锐,几步急促的脚步声,就有两只手指按在了肖雨的右手手腕上,“姑姑,刚才是他在说话?” “嗯,晴儿,你去找一些温水来”。说着那按着的手指也松开了,“嗯我马上去",一阵脚步声,那女孩跑出去了,中年女子应该是看到了肖雨脖颈的汤水痕迹,拿出手帕给他擦干净,嘀咕了句,“毛手毛脚的”。

肖雨此刻心情很复杂,听到两人刚才的交谈,他感觉有些不可思议,秋明河?妖怪?还有这不送医院,让自己在床上休养,也不是记忆里那个世界的行事方式,越想他越害怕,他现在就像睁开眼睛,爬起来,跑出去,看看是不是自己熟悉的世界。

等那晴儿返回,中年女子喂了他温水喝,喂了他一颗入口即化的药丸,说了句“好好休息”,就领着那叫晴儿的女孩走了。世界又恢复了他初醒时的样子,肖雨胡思乱想着,不知过了多久,感觉越来越困,不一会就睡着了。

满是繁星的夜晚却格外黑暗,明明是处于山巅,却没有风,也没有声音,肖雨坐在这山颠的一块石头上,他又看了一会儿天空,向山腰走去,远远看见些许灯光,近了,却是一座茅庐,肖雨推开篱笆,向里面走去,有一苍老声音传来,“回来了?”,他没有回答,而是坐到了屋前的石桌旁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端起来正打算喝,他却愣住了,我在干什么?想放下茶杯,却动不了了,话也说不出来,他心里越来越着急,背上慢慢渗出汗来。“哦,这位小兄弟是...?”,肖雨听到这个声音,想转过身体来看,本来动不了的身体真的转过来了,他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。却见一个满头白发、留着长长的雪白胡须的老翁正看着他,这老人一双眼睛泛着青白色,没有眼球眼白之分,想来是个瞎子,又这般准确的看着他,仿佛视力和眼睛并无关系。虽然这老人眼睛有点吓人,但肖雨觉得对方还算和善,没有恶意,便小说回复,“爷爷莫怪,我也不知道怎么来到这的,口渴了想喝点水,刚才....没经过你允许就动了茶杯,嗯,不好意思”。老人笑了笑,“口渴了想喝水就喝吧,老头子我还不至于没点水喝”,肖雨应了声,倒是真的口渴,拿起杯子就猛地喝了两口,有点被呛着了,老人似有所感,道了声“莫急”,返回屋子里又拿出来一壶茶水,也没招呼肖雨,就来到桌子前坐下,说道,“小兄弟叫什么名字?家住何处啊?“肖雨没有迟疑,“爷爷我叫肖雨,是白沙村的,嗯..,我爸爸叫肖玉飞,不知道你认识不”,说完有些担心这老人不知道长沙村在哪,就又补了句,“就是在永兴县九岭乡”,老人沉凝了片刻,才说,“这地名倒是不曾听过,想必是极远的地方”,“不知道小兄弟是否知道白沅州西曲县在哪?”,这显然是个大地名,但是肖雨却没听过,便如实回答,老人点了点头,喝尽杯中的茶,望着篱笆外沉默起来,面孔上似有些感慨,久久不再说话,肖雨倒是好一阵难受,氛围让他有些不自在,他看了看老人手中的茶杯,便伸手去拿来茶壶,给老人倒茶,老人不再看外面,默然的注视着肖雨拿壶倒水,等倒好了,他喝了一口,点了点头,才说,“既然你叫我一声爷爷,我也就认了你这个孙子,肖雨我也叫不习惯,就叫你小雨吧,是大小的小”,“老人又喝了一口茶,叫了声,“小雨”,听到肖雨答应了,脸上的笑容更加浓了,缓了缓继续说道“想来你应该也清楚了,这里离你的家很远很远,如果相信爷爷,以后别人问你是哪里人,就说是'西曲县人',若别人多问,你不答便是”顿了顿,又说道,“爷爷这里有一本书,算是我们初识,爷爷送你的礼物”,说完,从怀里取出一本书递给肖雨,没等肖雨说话,老人再次开口,“爷爷今天累了,喝完茶你就下山去吧,不要再来烦我”,老人便起身往屋内走去,这最后一句,已经有些怒气,肖雨不明所以,退出了茅庐,走了几步他回头又看了一眼,便不再停留,匆匆往山下走,走到山底了见着大路了他才停了下来,不远除的路边有一石碑,上面鬼画符似的刻着两个字,正是“云寰”,也许是累了,肖雨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,坐在了石头上,拿出老人送给他的礼物,看起来,这一看就入了迷,书上全是一些志怪故事,新颖细腻,比奶奶讲的还有趣,书不太厚,很快就看完,他有些意兴阑珊,翻开书最后一页,已经没有故事,只剩十六字,乃是“水中探月,梦境有声,元始之空,不增实相”,这十六字读完,肖雨忍不住的复诵起来,还凭空出现一阵诵读声,听声音好像诵读的人在十分遥远的地方,不过这诵读声却越来越大,肖雨顿时头昏脑涨,脑海里像是雷炸了般,他眼前一黑,昏了过去。

肖雨很清楚,自己还躺在床上,那番际遇,难道是一个梦?但那种真实的感觉却怎么都挥之不去,那十六个字,还深深的印在心底,他在心底默读了一遍,便忍不住的复诵起来,那遥远的声音再次传来,越来越大,他头一歪,又昏了。


我想知道你的名字